庄乃吾妻

呐呐呐呐!= ̄ω ̄=俺编的
纯手工

卫:不准你勾三搭四 非:我若忘了一切,那就说不准了 卫:你可以试试

第一章:轮回
题记——忘记是解脱也是痛苦。若是真爱,不怕忘记;若是真的忘了,也罢,愿你被生活温柔以待。
韩国已亡,非已归去,这条路流沙已走到尽头。当初的约定,(还你一个更好的韩国)恐怕实现不了了。
从未后悔
愿来世见
阴间:此时韩非已来到孟婆前,“呵呵,来喝了这碗孟婆汤吧”“我不想喝”“为什么?忘记前世的一切,从今开始新的人生不是很好吗?”“我酷爱饮酒,嗜酒如命,怕是下辈子忘记,即使逍遥自在也是无趣”孟婆:“……世间轮流,终有定数,公子,请吧。”韩非无奈的苦笑着摇了摇头,最后一饮而尽,跳下转世去了。
不知过了多久,卫庄也来到了孟婆前。还没等孟婆开口,“我不喝”“你也是怕下辈子忘记喝酒而不喝的吗?”“……不想忘记那个嗜酒如命的蠢货”最后妥协之下,卫庄还是接受了,在咽下那汤的前一瞬,脑中依然是那个人
前世的记忆如粉笔在黑板上所画下的一道道刻骨铭心的痕迹,但终究会被黑板擦一刹那抹去,粉末挥扬,仅留下那浅浅的印记
就如韩非所说:水上的涟漪已消失,但有仍人记得,曾经有风吹过。
由于跳下去的时差太大,轮世了好几次,卫庄和韩非都没存在一个时空。韩非依然是没忘记喝酒,只是每次喝酒都觉得空荡荡的,像是缺了什么。以为是自己情窦初开,凭着那百看不厌的俊脸和那对深情的桃花眼,撩妹无数,但那种感受丝毫没有削减,几世皆孤老而死。
卫庄呢?无论怎样改变,依然冷冰冰的,他的几世父母都为有这个俊美的儿子感到自豪甚至得意,but也为他的婚事愁眉不展,最后逼急了,强迫他,甚至下药,都被卫庄拒绝识破,父母呼:这tm儿子太聪,下辈子我作你儿好了(苦笑)有个帅爹也不错。
几十个轮回啊,终于,卫庄和韩非相遇了
正所谓:有情人终成眷属
等等,说的太早了,这一路还是有坎坷的。换一个:
正所谓: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
第二章:相遇
题记——一切的相遇绝非偶然,我相信,你就是我要找的
21世纪发达的今天,科技高速发达。人们忙忙碌碌穿梭在街道上,在X市的某个酒店……
“您觉得怎么样?”“咯~,嗯,好,我很满意,咱们签约吧。”韩非将签好的合作书拿回,“那没事我先走了,您继续享用”
韩非刚上职不到一个月,就被经理重用,不是因为他雄厚的家庭背景,他是真的有实力,会说话,谦恭拘谨,最重要的是酒量好的很,可谓是:喝遍天下无敌手,每次重用应酬都会派他去,分分钟完成任务,这次也不例外。
拿到合约书的韩非出了包间满意的一笑,经过他身边的服务员捂着惊讶的嘴巴,心里暗叫到:我擦,好帅~,韩非顺着那眼神抛了个媚眼,那服务员差点没因流鼻血过多而被送去医院。
当韩非路过一间包间时,只感到心在波动,他的眼光不经意间向里望去:一个白发男人,站在窗边,一只手背着,头微微转过,那眼神正对韩非,双方的心同时“扑通”了一下,好熟悉的感觉。韩非头一次忍不住好奇心,脚步一转,径直走向那个男人,“就你一个人?”“你说呢”韩非尴尬的笑了笑,突然将视线放在桌子上的一瓶90年紫兰轩陈酿上,心里痒了起来,“这可是你的酒?可否借上一尝,顺便我们交个朋友吧”还没等那男人回答,韩非就已经打开瓶塞,也不知他哪来这么大的勇气,未经允许就“动手”,因为他坚定这个男人不会在意。“哼”,自不量力,这陈酿岂是你能经得住的,卫庄想。只见瓶马上就要见底了,韩非还能坐的绷直,其实韩非的头已有些晕了,酒精上头难免会醉,不过这次真过瘾!卫庄突然后悔起初没有拒绝让韩非喝酒,这可是他一位重用朋友给他的啊,卫庄压了压火气,算了,便宜这小子了,下次不要让我再看到你!转身起步就走,突然韩非起身扑到了卫庄怀里,卫庄表面镇定,心里:what  the  furk!你tm喝了我的酒还要怎样。看着怀里醉醺醺的韩非,冷冷的说了一句“你家在哪?”“我家在~呼~”,我靠,睡着了。真是给自己惹麻烦,算了
第三章:初夜
题记——往事如烟随风而去,但唯一不变的是对你的感觉♂♡
卫庄拖着韩非回到自己的家中,一把将韩非抛在地板上,“吾~”,韩非吃痛的叫了一声,卫庄进到浴室中冲了一个冷水澡降火,出来看到一身酒气躺在地板上一动不动的韩非,无奈的叹了口气,谁叫卫庄洁癖症加强迫症,提起“一团泥”的韩非一起进了浴室。由于酒精的原因,韩非全身发热,皮肤泛着粉红色,也许是真的喝多了,不时的发出“唔~”的声音。卫庄嫌弃的把韩非的衣物洗干净,把无衣遮体韩非简单的冲了一下,拎到床上。刚把韩非放下,不老实的双手搂住卫庄的脖子,慢慢的往下拉,“啊呜”一口吮上了卫庄的一块肉,卫庄头“嗡”的一声,心想:你丫的一个醉鬼,把我当酒了哈?!卫庄强行松开韩非的手臂,那双手就是不松,“呃!?”卫庄突然感觉有东西顶到了自己,脸瞬间“唰”的红了,没想到你这人看上去挺正经的,这下是把我当成女人了?其实卫庄也有了点感觉,这样来回摩擦,卫庄的理性被渐渐磨灭,他很是诧异,这是怎么回事?我怎么会因为一个男的就XX,不过仔细看看,他长得确实是……这是在胡思乱想什么。卫庄找来两块布,将韩非的双手双脚捆上,捆的很轻,这还是头一次。这一夜,祥和而安静~
第四章:所谓的“初次了解”?!
题记——你的一举一动都被我看在眼里,被我温柔看待
“呃……”韩非从睡梦中清醒过来,决得手脚很不舒服,睁眼一看,我这是在哪?被捆着怎么回事?抬头一看,我靠!我的清白,你丫的对我做了啥!我……我可是个处啊。火大的韩非一翻身便狠狠地骑到卫庄身上,“呃!”差点就把睡梦中的卫庄压没气了,瞬间睁开眼睛咚的一声反扑韩非“你给我老实点”,卫庄起床气很严重,为了惩罚他,压在他身上就不再起来了。韩非这个委屈啊,一边鬼哭狼嚎地嚷着一堆废话,一边不停地扭动身子,呐,可想而知,这两都不争气的石更了,“你给我停下!”“反正该做的也都做了,你放了我,我就停”“最好不要跟我谈条件,还有,我对你不感兴趣”韩非脑子中想:呃?我想多了?那你给我捆成大粽子干嘛,“喂,既然是误会就把我松开吧”,“你再磨叽下去,我就要真的对你怎么样了”韩非此刻心里苦啊,你你你太不讲理了,想骂他一顿却不敢,宝宝我可是守身如玉的QAQ。直到卫庄睡醒,才给韩非松绑,之后两人一起吃了买的外卖,“你走吧”诶诶诶!?这就撵我走,“我不爱欠别人东西,我知道那瓶陈酿很珍贵,留个电话吧,我以后一定会还……”“不用”。你……哼,韩非抢过卫庄的电话,找到号码就记了下来,韩非得意的笑了笑“好,就这样,再会”
转身就走,“咣”的一声,猝不及防的就撞玻璃上了,卫庄心中想:这人情商不怎么高,智商还tm欠费,无语了,“门在那边”。韩非尴尬的笑了笑,踉踉跄跄地走出了卫庄家,拿着签约书回到公司交差去了
第五章:“还债”
题记——
“哈哈,韩非,这次干得好。现在还有一位重要的客户,是紫兰轩酒业的老板,这家企业如果投资我们公司的话,会对我们很有利啊。所以这次重大的任务就交给你了,事成之后必有重赏。”韩非陪笑着接受了。正巧,商谈中捞一瓶酒偿还那个人,呃,上次好像忘记问他叫什么了。
『今天下午来XX饭店,赔你的90年紫兰轩,不见不散』“哼”看完短信卫庄把电话撇在了旁边。
韩非迅速成为老板身边的红人,自然会有很多人窥视嫉妒,他们便开始了一场秘密计划……
“嗯,你们公司的资料我看了,所以说,不要让我失望?”“定会不负众望”“好”唰唰唰,几秒的功夫,合约就签完了,“您这么爽快,韩非敬你一杯”,倒了倒酒瓶,已经空了“服务员,上酒”一个待着口罩的服务员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,把酒递给韩非,迅速的出去了。“chess干杯”咕咚,一杯酒进了肚,“早就听说您公司的90年陈酿,可否赠与我一瓶?”,“巧了,恰好有一瓶,你是个人才,我很欣赏你,那就把这瓶就赠予你吧”
卫庄已经站在这家饭店前的树荫下,远远看着一个人向自己走来,越来越近,走路的步伐越来越不稳,走上前去,韩非将“赔款”放到他面前,“赔你了哦…对了…你叫什么名字?”,“扑通”一声倒在了地上,韩非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只是好困、好热,昏昏沉沉的晕过去了。
就为了还酒,把自己折磨成这个样子,果然是个蠢货。卫庄莫名的心疼,抱起韩非,打了一辆出租车来到自己家。将韩非轻轻的放在床上,看到他惨白的脸、难受的表情,不由自主的将脸向前凑近,亲了亲他的嘴角,好软,似乎有什么有什么外力让卫庄不想舍弃这柔软。突然韩非搂住卫庄,舌头不自觉的深入刚才“侵袭”他的口,深深地交缠着。卫庄这才明白了是怎么回事,被人下药了,不让人省心的蠢货。卫庄没有推开,也没有回应,他想在韩非累了就停下来。然而长时间的吻让彼此都燥热有所反应。“卫庄兄~唔,非要去秦国了,恐怕这一别再也不能相见,多保重……”,韩非的声音在发抖,眼角不停地落泪。卫庄心里一颤“咚咚”,韩…非,“那就有劳卫庄兄了”“哈哈,你动了,罚酒罚酒”韩国,流沙……想起来了,韩非,你个蠢货,终于遇到你了。卫庄紧紧地抱住他,“我不会再让你离开了,你给我记住,你的命我的,不许再私自决定。”这一天,卫庄都在他的身边细心照料,夜晚,庄抱着非相拥而睡。